2019网贷新口子
电商平台额度秒回收

211大学班长网贷70万,利用同学信息骗贷

他本是众人眼中的优等生,爸妈口中的“别人家孩子”。谁都意想不到,他会利用班长职务,以骗取的方式获取27名同学的个人信息,以同学的名字申请网贷70多万元,最终以诈骗罪获刑!

对于大四学生,春节后都是忙着找工作、写毕业论文了,但山东威海某大学2015届的王潇俊却无法顺利毕业。这位年年都拿奖学金的班长,是众人眼中名副其实的优等生。谁会想到,正是这位优等生却欠下网贷平台70多万元呢?他在网贷平台频繁借款,借款数额不断累积,自己陷入以贷养贷的恶性循环,还利用班长职务,骗取同学的信任,以开网店、兼职刷单等名目,欺骗同校27名同学,在16个网贷平台上办理网贷共计70多万元。

211大学班长网贷70万,利用同学信息骗贷

案发后,案件由山东省威海火炬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检察院办理,经法院审理后宣判:被告人王潇俊以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6万元;同案犯张涛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4万元。被告人未上诉,判决已生效。

“别人家孩子”

王潇俊是福建晋江人,父亲王超是一位普通农民,在父亲严重,王潇俊从小就积极上进、脑瓜子好用的很,虽然平时爱打游戏,但学习一直都是名列前茅。2015年高考,王潇俊顺利考入山东威海一所211高效,也让王超在村里特别有面子。邻里乡亲和亲戚好友都夸王超生了一个好儿子,为祖上争光。

在大学老师和同学眼里,王潇俊也是十分优秀,他从大一开始就是班长,领导能力很强,学习也是拔尖水平,每学期的奖学金都有他的名字。除了学习,王潇俊还对摄影很感兴趣,自学的摄影水平也很不错,在校期间就做过摄影工作室。

王潇俊就是这样一个“别人家孩子”,可以说是优秀的不像话。

突然的转变

没人说得上来,这样一个被人家孩子是这么突然发生转变的。最开始,是几个跟王潇俊玩的要好的同学感觉到了王潇俊的变化,王潇俊因为想创业,以自己要开鞋店、网上兼职刷单等原因,向不少同学借过钱,听说还用他们的身份信息申请了不少网贷,贷了不少款,一开始还会定期的偿还一部分网贷,但不久就彻底失去了联系。

后来,更多的同学到辅导员那里反应情况,随着人数不断增加,这让大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2017年8月28日,多位被骗的同学一起向威海警方报了案。而此时王潇俊本人则回到了福建晋江老家,回到家的王潇俊跟以往不太一样,细心的父亲也发现了儿子的异样。

王潇俊回家后一直沉默不语,跟家人也不太爱说话,在父亲王超的追问下,王潇俊说出了事情,说自己在外面欠了很多钱,都是通过网贷借的,还欠了20几位同学的钱也没还。父亲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也想过办法筹集资金帮儿子还钱,但无奈数额太大,家里条件也不是特别富裕。而且随之时间越拖越久,网贷利息会越滚越多,同年9月2日,王超父子二人在晋江报案自首。经公安机关侦查发现,2016年以来,王潇俊就开始在网贷平台申请贷款,后为偿还本息陷入以贷养贷的恶性循环中,不断通过不同的网贷平台借款,拆东墙补西墙,后又在同案犯张涛的介绍下,到济南等地办理线下小额贷款。随时贷款数据不断累加,王潇俊彻底陷入了连环债务危机中。

利用同学信息骗贷

由于事情愈发的严重,王潇俊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中,2017年6月以来,张涛多次教唆王潇俊,王潇俊遂隐瞒自己大量欠款无力偿还的事实,在学校,骗取同学的信任,以开鞋店、网络兼职刷单等名目,后来甚至直接找同学帮忙申请网贷,共欺骗27名在校大学生提供自身的身份信息,在16个网贷平台办理贷款共计70余万元。

其实王潇俊升入大学后,父亲王超每个月都会给2000元生活费,在当时虽然说不上特别多,但在同学中也属于中等偏上的水平。这2000元钱完全够王潇俊的生活开支的,但王潇俊进入大学后个人消费也一直水涨船高,爱好摄影的他为自己购置了单反相机,自己平时还爱打游戏,在游戏里充值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这2000元钱根本就不够王潇俊这么花,为了筹钱,王潇俊把主意打到了网贷的分期付款上,起初他只在一家网贷平台上借钱,因为到期无力偿还,他有到另外一个平台上借钱来还之前的欠款,这种以贷还贷很快让王潇俊的债务越累越高,短短半年时间,王潇俊欠款就将近10万元,而他本人的身份信息也成了所谓的“网贷黑户”,再也无法从网贷上借到钱了,这下怎么办呢?

王潇俊到这个时候还没有醒悟,他又把主意打到了同学身上。他巧设各种名目,开鞋店、网络刷单等名义向同学们借钱、借身份证,由于王潇俊在同学眼中一直都是好学生,而且又是班长,所以同学们大多都很信任他。直到2017年8月,同学小凯的手机上收到几条莫名其妙的催收短信,短信说他在几个平台上的贷款即将逾期,如不按时还款,将影响他的个人信用,上面还明确标注了每个平台的欠款金额。看到短信的小凯有点慌,但随后他就找到了王潇俊,因为就在一个月前,自己曾将自己的身份信息借给过对方。

另外一个同学小昊也有类似经历,王潇俊告诉自己找到了一个名为“分期乐”的app的兼职工作,需要身份证进行账号注册然后刷单就可以拿到任务奖励,在大学里,兼职是很正常的事,小昊也没有多问,直接将身份证借给他用了。一个月后手机的催收短信让小昊心存疑问,但是王潇俊表示没关系,只需要将短信转发给他即可,可没想到王潇俊后来就失联了。小昊担心自己的个人征信出问题,先手偿还了2多元,但余下的1万多元是在是没钱还了。

张涛出的鬼点子

王潇俊利用同学的身份信息在不同的网贷平台上申请贷款,从借钱到后来的借身份证信息,王潇俊都是听从了张涛的鬼点子。

王潇俊与张涛是在游戏里认识的,一次闲聊中,张涛告诉他自己可以帮他申请贷款,只需要收取少量的中介费即可。王潇俊此时已经陷入了债台高筑的危机中,当时一口就同意了张涛的提议。

随后,张涛帮王潇俊联系了济南等地的线下小额贷款,都是一些高利贷,扣除高额的利息和中介费后,王潇俊的欠款缺口只是越来越大,不仅如此,小额贷款的催收压力也让王潇俊每天活在担惊受怕当中。无奈之下的王潇俊只能再次找到张涛寻求帮助,后来,张涛以每天10%的高额利息的方式帮王潇俊还掉了部分网贷的欠款,但这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剩下的欠款让王潇俊再次陷入了困境。

这个时候张涛提议:“你可以用同学的身份信息去贷款,贷下来你还不用还”。开始王潇俊还有点担心,但张涛教唆加威胁,迫于压力王潇俊开始以各种名义骗取同学的身份信息申请网贷,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案情随着侦查一步步在水落石出,王潇俊虽然对利用同学身份信息申请网贷的事实供认不讳,但是对于网贷的数额有异议。

他提出,有些网贷是同学们自己贷的,不能全部算在他的头上。有些网贷利息不合规,也不能算到诈骗金额里。我这中间也偿还了部分贷款,应该从总数额里扣除。

王潇俊的辩护律师也称:王潇俊的同学大多都知道钱的用途,因此王潇俊的行为只能算做普通借贷,而不存在诈骗性质。只是由于个人还款能力不足才导致了这个后套。王潇俊本人是有还款的意愿的,不是抱着非法占有的目的。

法院考虑到本案涉及的受害人人数较多,涉及的网贷平台也较多,大量转款记录已经无从考证,且中间过个网贷平台本身就经营不合规已关停整改,相关记录也无法考证。后经向每名被害人逐笔合适被骗经过和被骗数额,多次向王潇俊复核案情,案件事实终于查明:王潇俊共利用同学身份信息办理贷款67.8万余元,扣除案发前偿还的6.6万余元,诈骗数额为61.2万余元。按照对被告人有利的原则,扣除高息借贷平台没有直接放贷的利息部分,诈骗数额最终确定为58.6万余元。

同时认定,在王潇俊诈骗同学的过程中,张涛有威胁、教唆行为,并将王潇俊利用同学身份信息在网贷平台贷取的手机和礼品卡销赃处理,与王潇俊构成共同犯罪,遂依法予以追诉。经查,张涛与王潇俊共同诈骗数额为31.3万余元。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王潇俊的亲属自愿代其退赔了18万元,张涛也退缴赃款16万元。这些钱款均由法院发还各位被害人。最终,法院采纳承办人的指控意见,做出依法判决。

赞(0) 打赏
本文由八神发布在八神贷,转载请保持文章完整性并注明来源!
原文链接: https://www.bashendai.com/393.html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2019新口子,信用卡提额请找八神

微信:bashen365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